广州人才网>>广州资讯
他们离开监狱,在广州特殊农场当起农夫
作者:hjq 来源: 阅读次数:255次 发布日期:2018年5月30日

ND20180515140054549948.jpg

5月11日,刑释人员过渡性安置基地——广州市白云区钟落潭东桦农场,基地主任曹广明(右)在跟安置人员交流。


 

59岁的男子阿雄是广州市海珠区龙凤街的一名刑满释放人员。从不到20岁开始,阿雄就因犯下贩毒、抢劫、故意伤害、盗窃等罪被判刑,分别在广东、青海省多所监狱服刑改造,累计坐牢时间长达20多年。2016年5月,他第五次刑满释放。


父母去世,兄弟疏离,缺乏谋生技能,找工作屡屡碰壁,以及长期监狱生活形成的与社会脱节,让阿雄一度产生“重走老路”的念头。


在海珠区司法局、龙凤司法所和社工的帮扶指引下,一年前阿雄来到了位于白云区钟落潭镇的东桦农场——广州市过渡性安置基地接受安置帮扶。在3个月的过渡性安置期满后,表现不错的阿雄被农场聘为正式员工,在农场里安下了“家”。

ND20180515140054240781.jpg

回想起20多年的坐牢经历,阿雄感叹:不能再走老路了,还是得自食其力。 


 

“年轻时比较贪玩、讲义气,走过一些歪路。跟着一帮人天天吃喝玩乐、跳舞,贪图享受。但过这样的生活消费是很高的,钱从哪里来?就容易铤而走险去犯罪。”谈起曾经贩毒被重判10年等不堪的经历,已年近六旬的阿雄并不避讳。


“不能再重走老路了。以前年轻,在外面打打杀杀、偷偷抢抢,觉得有的是青春。现在如果再进去一次,可能这辈子都出不来了。”阿雄记得,2016年5月他最后一次刑满释放出来后,曾去找一个曾经的狱友聊天吃饭。对方出狱后做起了布匹生意,当上了小老板,生活已回到正轨。


 “他劝我说‘算了,不要再搞搞震(犯罪)了,不划算。(走歪路)赚了钱也花不上,一坐牢什么都没了’。”阿雄对此深有感触,他说现在只想有个工作,安安稳稳地生活下去。


ND20180515140054292591.jpg

曾犯事“五进宫”的阿雄,如今种菜、养鱼等技能样样精通。


 

刚到东桦农场时,生活、家庭的各种不顺,也曾让阿雄一度脾气很暴躁。在过渡性安置基地主任曹广明和司法社工们的真诚帮扶下,阿雄逐渐开始在农场安心地生活、工作下来


3个月过渡性安置期满之后,表现不错的阿雄还被农场聘为了正式员工。包吃包住,每月工资2000到3000元。


每天早上8点多出工,翻土、除草,照料地里种下的枸杞、花生、玉米,养猪、养鸭。闲暇时间和同事打打羽毛球、篮球。不能喝酒、赌博,要搞好宿舍卫生,外出要请假……


阿雄说自己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,“空气好,生活规律,每天干干活,闲了就打打球,比较充实。有一份稳定的收入,也算是有了一个落脚的地方。如果让我到社会上去,真不知道能干什么。”


ND20180515140054307540.jpg

阿雄已经适应了农场的生活。他说,空气好,生活规律,每天干干活,闲了就打打球,比较充实。
 
阿雄带着记者去参观了他打理的一大片田地,里面种有玉米、番薯、枸杞和花生。阿雄说,除了生产劳动,基地工作人员有时候还会教他们“怎么用电脑、微信、支付宝”,避免他们与社会过于脱节。

此外,过渡性安置基地还不时给前来接受安置的刑释人员开设法制课、国学课。阿雄称自己认识到“还是要靠自己的劳动赚钱,自食其力,不要老想着靠歪门邪道赚钱”。

在探访期间,南都记者还接触到多名刚来到过渡性安置基地不久的刑释人员,他们分别由海珠、白云等区的司法所推荐过来。


阿雄因为在过渡性安置基地待的时间长,熟悉情况,如今已经成为前来基地接受过渡性安置人员中的“班长”角色。更多的时候,他会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,去开导仍处于迷茫期的“新人”。   


 

广州市司法局:不少人在这里过渡后,已经重新回归社会

据广州市司法局介绍,东桦农场是广州市过渡性安置基地所在地,主要为广州市户籍的刑释人员和社区服刑人员中“无家可归、无亲可投、无业可就”并有安置需求的“三无”人员,提供食宿、教育培训、临时性救助、就业安置等过渡性的帮扶措施,为他们下一步重新融入社会打下基础。基地从2016年正式启用至今,已累计安置过20多名刑释人员或社区服刑人员。广州市司法局基层工作指导处处长向帆表示,前来接受过渡性安置的刑释人员中,最短的待了3个月,最长的待了一年多,“不少人在这里过渡后,已经重新回归社会,找到了工作。”

 

 

(信息收集:广州人才网)   
相关资讯
Copyright© 2000-2011. Goodjob.cn® All rights reserved. 广州俊才网® 版权所有
广州人才网专注广州人才,服务广州企业,致力于打造一个资源丰富的广州人才招聘网
本网所有资讯内容、广告信息,未经书面同意,不得转载。
经营许可证编号: 粤B2-20050466